">
站内搜索: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走进兴仁 » 兴仁文苑 » 小说

马乃传奇第二回小说(连载)

篮彩比赛延迟 www.wqfze.icu

- 篮彩比赛延迟|在支付宝怎么买篮彩





马乃传奇(连载)


舒  江


第二回  小放牧巧遇仙人  得道翁收徒降魔


  俗话说,无巧不成书。世间种种稀奇古怪的事,往往就是奇巧得让人捉摸不透。事前种种征兆,那凡俗之人都不把它当回事儿,一旦发生,却又牵强附会,传得神乎其神,津津乐道,经久不息。这个中的诀窍,就在一个巧字。自从盘古开天劈地,三皇五帝治世于今,大到定国安邦的大事,细到家长里短的绿豆芝麻,都概括在这巧字当中。

  却说龙蟠在掌灯时分逃到一处山丫口,隐约看见前面有户人家,他跌跌撞撞地摸了过去。

  这是两间小小的茅草房,屋里住着俩老夫妇。在昏暗的桐油灯下,老婆婆正在搓麻绳,老头子正在打草鞋,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。

  “唉!这辈子不知是造了什么孽,一男半女都不曾生得一个,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!”老头子边搓草绳边发着牢骚。

  “唉!怪谁呢?命苦喽!”老婆婆跟着感叹了一句。

  突然,外面响起了两声敲门声。

  “老婆子,有人敲门呢!”

  “你耳朵背,咋又听见了呢?”

  “出去看一眼嘛!”

  “黑更半夜的,那个鬼来敲门??!

  “我真的是听见有人在敲门呢!”

  竹门“呀”的一声打开了,在朦胧的月光下,老太婆探出头来四处张望。

  “老者,你快来看,门口有样东西呢!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老头子赶快放下手中的活计,端着个忽明忽暗的桐油灯照着出来。

  “好像是小娃的哭声呢!”

  两老口战战兢兢走上前去,果见一块花布片包裹着个婴儿在哇哇哭啼,四下里却了无一人。犹犹豫豫地观察了半天,见四周没有其他动静,两人才上前抱起地上的婴儿,回到屋中去。

  这老两口原来是安逸土司陇金山家的长工,男的叫阿昌卜,女的叫周氏,专门给陇家放马,两人一共为陇家放养着四十来匹马。两人膝下无儿无女,晚年却拣到一个儿子,喜不自禁,当着宝贝一样百般呵护。也是这拣到的孩子有这福气,恰好当时有匹母马下了个崽,奶水充足,老两口每日都挤一碗马奶来喂养捡到的小家伙。每当小男孩饿哭的时候,一个老人边抱着哄着,边喊“马奶,马奶?!绷硪桓龈厦θゼ防绰砟?,答应到:“马奶来了,马奶来了?!币焕炊?,老两口就管这孩子叫做马乃,表明不应忘记根本之意。

  光阴似箭,小马乃已经长成了一个十来岁的英俊少年,两个老人已日渐苍老,行动渐渐不便,小马乃便少不得代替放马的活计,也算是两个老人的一片心血没有白费。

  这一日,时近中午,在山上放牧的马乃肚子饿得咕咕直叫。他聚拢各处马匹,准备回家。就在一片林木茂密处,他骑着的乌溜马驻足不前,喷着响鼻,不停地用前蹄刨地。忽然,他听到一阵又一阵轻轻的呻吟。马乃的心咚咚地狂跳起来。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,会有谁在那儿呢?

  马乃控制住自身的恐惧,蹑手蹑脚地向那片发出声音的灌木丛走去。透过树叶间隙,看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人躺在草丛中,额头上有道伤口,脸上的血迹已经凝结了。马乃的恐惧感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奔过去,扶起老人的头,连声问道:“白胡子老爷爷,您怎么了?您那里不舒服?”

  老人的嘴角嚅动了一下,半晌,他睁开了紧闭的双眼,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吃力得说不出来,一脸痛苦的样子。马乃想了一想,立即放下老人的头,跑到一棵桐子树下,蹭蹭蹭几下窜上树去,摘了几张宽大的桐子树叶,跑到山泉边,将树叶叠成一个小漏斗,盛了一杯清清凉凉的山泉水,返回到老人身边,扶着他慢慢地喂了下去。休息了一会儿,老人的精神明显好多了,干裂的嘴唇也能一张一歙了,他看着马乃,脸上渐渐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  “孩子,您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我叫马乃。白胡子老爷爷,你怎么了?”

  “我从悬崖上掉下来,摔坏了?!?/span>

  “老爷爷,您是那里人?我送你回家?!?/span>

  “太远了?!崩弦×艘⊥匪担骸拔壹依胝饫锾读?,一天两天走不到?!?/span>

  “那就到我家去吧,我家近?!甭砟瞬挥煞炙?,立即跑去牵来一匹乌溜马,将老爷爷扶上马背,牵着往自己家里走去。

  彝家人天生热情好客,阿昌卜和老伴掏出瓦缸里的最后半升白米,为白胡子老头熬了三天的粥。白胡子老爷爷一直在马乃家躺了三天三夜,在马乃一家的细心照料下,身体逐渐复原,慢慢地可以拄着棍子到外出游走了。

  这一夜,月白风清,他走出茅草屋,只见一轮明月高悬天空,四周虫声唧唧,山寨的夜晚显得十分宁静。

  一阵阵清脆的儿歌声自远处飘来?!按笤铝?,二月亮,哥哥起来做木匠,嫂嫂起来打鞋底,婆婆起来蒸糯米,蒸得喷喷香,打锣打鼓接满孃,满孃肚子疼,请个先生来叫魂,先生吃酒醉,倒在鸡窝睡,鸡蛋做枕头,鸡毛做甲背……”

  他的内心一下子空灵起来,像被勾住魂魄一样,循着声音快步走去。来到山背后一块宽敞的坝子处,只见四周散居着十来户人家,一群孩子正在皎洁的月光下做游戏。

  十多个孩子围成一圈,席地而坐,一个孩子在中央边指点边唱:“点兵,点将,点到那个,就是我的大兵大将?!?/span>

  白胡子老爷爷一看,中间那孩子正是马乃。只见马乃把“将”字点着的那个孩子拉起来,站在其身后用手蒙住他双眼唱道:“猫猫咪,躲躲藏,放我家猫儿咬耗羊,耗羊快往草里藏;一张纸,二张纸,放我家猫儿咬耗子,耗子躲好了没有?”

  “躲好了,”其他孩子边四散奔跑寻找藏身之地边回答。

  马乃唱完后将手一松,被蒙住眼睛的那个孩子就到四处去寻人,此刻,马乃趁机跑开去,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躲藏起来。

  那群孩子在无拘无束地玩着传自远古彝家祖先发明的躲猫猫游戏,白胡子老爷爷一时竟看得呆了。心想,我栉风沐雨,周游天下,穷尽平生所学,施展一身绝技,以实现一腔抱负。莫非老天有意指引我来寻找的人,就是眼前这小子!这马乃心地如此善良,心智如此之高,又能组织指挥,真是可扶可塑之才……再一听他们唱出的歌谣,其中似乎暗藏着诸多玄机,还真让人捉摸不透呢。

  在这群小孩玩耍尽兴之后,白胡子老爷爷把马乃叫到跟前,对着马乃的耳朵,如此这般说了一通,小马乃惊讶得张大了嘴巴。他觉得既新鲜又刺激,尽管他十分胆怯,但还是身不由己地跪倒地上,奶声奶气地说道:“师父在上,请受徒儿一拜”?;氨?,五体投地,向白胡子老爷爷拜了三拜。

  “哈哈哈,”白胡子老爷爷露出了开心的笑容,连月来的愁闷一扫而空。

  “徒儿快快起来,快快起来?!卑缀永弦锨胺銎鹦÷砟撕?,来到一块大石头上坐下,告诉马乃说:“我姓秦,从峨眉山来,是一个阴阳先生,来做一件天大的大事。你好好的跟着我,我会教你好本事咧?!?/span>

  马乃听得似懂非懂,只是频频点头。

  第二日,马乃把马匹赶到平时放牧的草坪后,收拾起砍刀绳索,与秦阴阳一同骑上一匹大白马向黑龙潭走去。

  黑龙潭,在犁头寨西面鸡公山脚飞鹰岩下,犁头寨、穆家寨等几个寨子彝家人吃的水,歪嘎坝子、秧坝坝子打田栽秧用的水,都是从那里流出来的。那是一个神秘的地方,听老辈人讲,这潭里边有一条孽龙,是当年朱道台经过时没有来得及斩杀的孽龙,凡是寨子里不见的牛羊和走失了人,准是叫那孽龙给吃了。因此,这潭方圆十里的范围,周边寨子里的大人小孩,没有一个敢轻易靠近的,更不用说是直接走近那潭了。

  马乃同秦阴阳骑马来到不能通行的地方后,将马拴在一棵青杠树上,沿着荒草丛生,剌丛掩埋的小径,攀岩附草,提心吊胆地来到黑龙潭边。

  黑龙潭位于鸡公山脚。鸡公山状如公鸡,特别是其前端像鸡头一样的石笋昂首挺立,直视天空,威风凛凛,如一只大公鸡正在引颈长鸣。飞鹰岩像刀劈斧削一般,人猿难攀,鬼见鬼愁。一股桶大的阴河水从飞鹰岩脚下那个巨大的溶洞中哗哗涌出,在洞口形成了一个十米见方的阴潭后打着旋向下游的犁头寨流去。黑龙潭的水四季冰冷激人,山上绿色的树木和赭红的飞鹰岩倒映潭中,使潭水生出一种墨绿的颜色,冒着一股夺人魂魄的寒气。更让人心悸的是,这潭水一会儿会上涨三尺,一会儿又会下消三尺,真是让人心惊胆战。

  秦阴阳走近潭边,跨步上前,抽出身后宝剑,右手仗剑,左手捏个剑诀,双目微闭,口中念念有词。片刻,天色渐渐昏暗下来,天空中乌云滚滚翻动,山风簌簌吹起,树枝开始晃动,野草随风摇摆。先前平静的潭水开始象煮沸的粥一样涨了起来,冒出一串串气泡。一阵阵寒意向马乃袭来,他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,身子开始瑟瑟发抖。

  “记住,草鞋在上时就放声大吼,草鞋在下时就猛敲砍刀?!鼻匾跹敉蝗辉舱鏊?,目光如炬,放电般直射潭中,长剑一挥,一个箭步跃入潭中。

  马乃一惊,定睛看时,只见在涌动的潭水中,一只草鞋和一根捶草棒纠缠在一起,上下翻滚,难解难分,速度之快,令人眼花缭乱,同时还伴随着轰轰声响,使人心惊。马乃直看得眼睛生痛,手心里捏出了汗。

  原来这草鞋就是那潭中孽龙的化身,捶草棒就是秦阴阳的幻像,马乃虽说是那金童投胎转世,但现在却是肉眼凡胎,看不出个中的道道。

  当秦阴阳跃入潭水中时,那孽龙已早被惊动,手持一对瓜锤候在那儿。

  “孽障,找死!”秦阴阳一声断喝,仗剑便剌。

  “老东西,你是何人,来找我的麻烦,死到临头,还想作甚?”孽龙双锤一分,一个锤拨云见日,一个锤泰山压顶,迎将上来。

  “我秦昭南顺承天意,专来收你这等孽龙,还不快快束手就擒?!鼻匾跹艋盎刮赐?,身随剑走,向左迈出半步,?;ㄒ煌?,拦腰斩向那孽龙腰部。

  “来得好!让你也知道知道我的厉害?!蹦悄趿坪纫簧?,将身往上一纵,跃在秦阴阳上方,身形展开,一个雁落平沙,双锤一合,双风贯耳,打向秦阴阳左右耳门。

  二人恶语相向,剑锤交加,直杀得天昏地暗,波涛翻腾,阴潭河水时涨时消。

  过了几个时辰,潭水中草鞋和捶草棒翻滚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,一会儿是草鞋在上,一会儿又是捶草棒在上。马乃看得真切,他记起了秦阴阳的吩咐,当草鞋在上时,马乃便嗷嗷吼叫,象寨中人们狩猎时那样,用吼声来协调动作,吓破野兽的胆;当捶草棒翻上来时,他便用石块猛敲手中的砍刀,叮当作响,犹如战场上的鼓手在敲击进军战鼓激励士气一般;看着吼着敲着,直到天色近晚。

  有了马乃的帮助,那草鞋渐渐不敌,沉到水底去了。捶草棒则顺流漂下,漂到了下游的一个沙滩上。

  马乃赶紧跟随着跑过去。走近看时,沙滩上并无什么捶草棒,只见秦阴阳浑身湿漉漉地躺在那里,双目紧闭,昏迷不醒。马乃将秦阴阳背回栓马的地方,扶上马匹,把秦阴阳驮了回去。

  这一仗真个是打得天昏地暗,神人共惊,那在黑龙潭作恶多年的孽龙被秦阴阳斩首根除,这是马乃拜师以来师徒联合的第一个大胜仗。后来,马乃在秦阴阳的帮助下,果真做出一件惊动盘江八属及至朝庭的大事,成为了彝家人的大英雄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(未完待续)






分享:
关键字: 我要纠错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
  • 相关信息